妙计山人

爆豪不足。

过期爱情【好船】

哦这里智慧帅气的渣渣:-D因为手贱把原来的删掉了于是重发XDDDDD

初秋是个伤感的时段,各种情愫如风暴一般席卷内心,包括任何一个角落,只留下不安和惶恐。

安东尼奥好久没有梦到亚瑟了。

“哎呀哥哥我还以为你会流口水或者嘴里嘟囔着'番茄番茄'之类的。”他从高脚玻璃杯中晃荡不安的酒影里挣扎出来,勉强地抬起头。恍惚间他看见了内心深处一直抹不掉的透着流光的祖母绿双眼以及如阳光般金色的碎发。“哦东尼儿清醒点。”不,他不是,面前这人不是深处的人。说话的人倒没看出来安东现在是怎样的郁闷,坐到他的身边看着他的橄榄绿眼睛泛起一层水雾,酒水也映得他的脸通红。“怎么东尼儿,哥哥我带你回去吧。”弗朗西斯最后问道。安东随意地扯了扯嘴角,思维瞬间中断醉倒在了吧台上。

安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是他经历过的噩梦。

亚瑟是安东的恋人。但那时安东感觉亚瑟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亚瑟没有再回家比他早,现在都在安东睡着后才回来。也没再起床比他早,以前总时温柔地给安东一个吻才出门。其实安东知道为什么他们的情感会出现危机。因为他们在一起已经七年了。所谓七年之痒,让他们的爱情从轰轰烈烈转而变成平淡无味。亚瑟和安东不再躺在一张床上,彼此挨着说着甜腻情话,不再因为偷偷接吻而羞得满脸通红。在安东躺下之余,面对突如其来的黑暗,是否会感到莫名的恐惧、孤独?

这种状况持续了半年后,安东觉得有些坐不住了。他打算找亚瑟谈谈。但却被对方捧住脸吻了下额头给搪塞过来了。可安东是个在该执着的地方不执着不该执着的地方拼命执着的人。这条路不通大不了换条路呗。安东打算跟踪。哦天这可真够戏剧性的,他是个怨妇吗?安东自己都这么想。但他真的这么做了。在一个星期六的早上。

亚瑟在那天意外的很早起了床,没跟安东打招呼便出了门。他在围围巾时在想安东估计还在跟番茄约会呢。可是安东等亚瑟出了门便飞快起身穿好衣服跟在他的后面。照路线看来,亚瑟要去公园。不出所料亚瑟停好车后理了理衣服进了公园。安东揉了揉鼻子,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亚瑟从来没有打扮得那么正式过,和他热恋时也没有。

还很早。公园里还没有几个人。早晨微有些渗人的风吹着,落下几片落叶,滤去那残夏的余热。阳光的浓度还不高,只透过毫无规律交叠的树叶的叶隙洒下柔人的碎影。亚瑟的鞋后跟踩在泥路上,沾上了湿润的软土。草上还沾着露珠,把亚瑟的裤脚弄湿了些许但他无暇顾及这些。当亚瑟走到公园中央时,坐在喷泉旁边的长木椅上的打扮宜人的女孩开心地笑了起来。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碎花裙子小跑跑到亚瑟身边,挽住了他的右手。嘴里好像还在说些什么。亚瑟看起来也很高兴。他温柔地揉了揉女孩棕色偏栗的头发,撩起她的刘海给了她一个英国绅士的吻。

上帝他们看起来真是幸福。所有路过的人都这么觉得。但在树后面偷看的安东却缩了缩脖子,紧了紧围巾想着:“今天天气可真冷。算了,回去吧。”转身时还多瞥了一眼那两人。

安东跟逃犯似的回到了家,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他没吃早饭。没有做早饭的心情,所以就随便从壁橱的最上层拿了一包面包片。刚吃一口感觉味道有点奇怪。他刚要看保质期的时候手机收到一封短信,来信人的备注是亚蒂,是亚瑟的爱称。安东点开短信,上面写着——我们是时候分开了。对方那古怪的绅士风度让安东感觉有些好笑。他点开回复键,回了一个简单的“好”。回复完就关了手机,继续干之前被打断的事——看保质期。啊,还真过期了。安东干脆的把袋子扔在了厨房的垃圾桶里,就像他刚才毫不犹豫地撒手扔掉了爱情一样。

他全当保质期过了。可笑的过期爱情。

“嘿东尼儿醒醒有电话。”第二天安东是被弗朗吵醒的。“有什么事情吗?”他不耐烦地转了个身,不得不承认,弗朗家的床挺舒服的。“亚瑟的电话你接不接?”听到是亚瑟安东突然就清醒了,但过了一会儿他就冷静下来了:“不接了。”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