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计山人

爆豪不足。

命途厚重

“我会成为超越欧鲁麦特的英雄。”少年的英雄梦听起来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轰梦到爆豪站在他的面前,说:“我会成为超越欧鲁麦特的英雄。”神采奕奕且眼里如有一折熠熠星河。

“我们被困在电梯里了,”轰焦冻试图通过有些混乱的电波向对方传达求助的信号,“能不能派人过来看一下。”在重复了许多遍之后,对方终于表示马上就派人过来解决。把紧急求助电话挂回去之后,轰朝狭小的电梯里唯一的光源——拿着开了手电筒的手机的爆豪看去,然后开口说:“他们说马上就过来。”不出所料地听到了爆豪不耐烦的一声“嘁”。

原本只是为了来开一场会议,最迟走的两个人理所当然地搭了同一部电梯。电梯像是年久失修,下降时钢缆还发出刺耳的嘎啦嘎啦的声响。随着一声突然的噪音,电梯卡在了下降的过程中。楼层的显示屏上交替闪着“15”和“16”两个数字,电梯里的照明在挣扎闪动了一阵后彻底歇了。

等待搭救的过程枯燥得令人感觉煎熬。就算是平日里被大众信任追捧的英雄此刻也成了需要帮助的人。爆豪为了省电在轰打完电话后便把照明关了,电梯厢里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轰和爆豪谁都没有开口。这不奇怪,他们本来就交集不多,所进行的对话大多也是爆豪单方面的一决高下,关于其他话题的交流更是寥寥无几。整个电梯里仿佛被无形的界限割裂成两个隔了好几千万公里的星球。

沉默被泡得发涨,轰以为爆豪会是先开口说话的人,但很显然,他自己才是比较耐不住的人。“要是我们出不去怎么办?”“别给老子没话找话啊,阴阳脸。”爆豪没有回应轰焦冻的问题,和高中时一样,不满的情绪赤裸到一听便知。轰熟稔地说:“不好意思。”“我们肯定能出去,这不过就是时间问题。”难得听到隐于对方暴躁脾气之下的沉稳,轰轻轻笑了一下。过了良久才说。

“是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爆豪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他们困在电梯里已经过了将近40分钟。“那帮人在浪费什么时间啊!”他拿下紧急电话放到耳边却发现紧急电话也已经故障了。“干!”爆豪边爆着粗口边把电话狠狠地砸回原位。他又重新打开照明,开始四处查看。轰知道,爆豪打算自救。“爆豪,在这种封闭且半悬空的空间里自救很难,”轰动了动站得有些酸软的双腿然后在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我之前和绿谷约好说要一起去事务所,他应该会过来帮忙的。”爆豪听到了轰的话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和轰临近的角落里坐下。两个人又开始重复,难耐的等待过程。

“你喜欢废久?”听到爆豪的这句话后轰吓了一跳——他以为爆豪是离这种话题很远的人,就像他以为爆豪耐不住一言不发一样,他又一次错了。“不是。”干脆的否认又像划开回忆的刀刃,把轰推向阳光明媚树影斑驳的过往。轰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喜欢”这个青涩含蓄的词了。他有印象的记忆还是在高中。那会女孩子们都乐意挨在一起讨论这种粘糊糊的话题。

“诶——你喜欢他啊!”“嘘!你小声一点啦。”“抱歉抱歉,”芦户不好意思地摆摆手,“不过真没想到呢,御茶子你还有这样的心思啊。”“你可别说出去啊。”丽日满脸通红地让芦户守住自己的秘密,芦户则是嘻嘻哈哈表示一定做到。路过他们的轰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但芦户眼尖注意到了轰,便把话题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轰你一定有喜欢的人吧,作为一个大帅哥。”芦户的声音不轻不重,但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还有几个女生男生特地围过来想听轰的八卦。而轰却说:“我没有喜欢的人。”他兀自停顿了一会又补充说:“其实我不知道喜欢,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其他人也都笑嘻嘻地打趣说不愧是男神啊之类,芦户提议到轰你不如听御茶子讲讲。被点到名的丽日又慌忙红了脸,赶忙说不好意思还是别让轰同学为难了。可芦户来了兴致,她劝说丽日为了迟钝的轰同学的幸福还是给他提点提点吧,丽日想来觉得有道理,组织了一大堆语言然后一点一点说给轰听。

丽日具体说了什么轰一点都想不起来。只有最后几句话。“当你看到一个人你会心生出非他不可的想法时,那你就是喜欢上他了。当我跟你说这些话时你如果下意识想起了谁,那轰同学你就是喜欢上他了。”而轰却心如擂鼓,也许是因为临近夏日外头的蝉鸣得令人心烦,也许是丽日的话太具蛊惑性,又也许是刚走进教室的爆豪的身影和他脑海里刚一闪而过的身影完美重叠。

当他看到爆豪的那一刻,他也的确是心生出了一种,非他不可的想法。

然后他对芦户他们说:“那我好像,有喜欢的人。”

爆豪的手机后来一直没有关照明,微弱的光晃了几下然后消失了——手机没有电了。突然而至的黑暗将轰拉回现实。这时爆豪开口了:“喂阴阳脸,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三分钟,我是说如果。你会去干什么?”轰错愕地往爆豪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其实这个问题爆豪之前就问过轰,在一次补习回去的路上。爆豪走在轰的前头,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对轰说:“假如你的生命还剩下三分钟,我是说假如,你会去干什么?”轰愣愣地看着爆豪,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明明答案就在嘴边。但轰似乎从生命伊始,忘记言语,忘记沿途,只是听到爆豪说“算了”,只是看到他转过头朝远处的落日走去。橙黄色的光将爆豪包裹住,不遗空隙。

轰站在原地,看着爆豪的背影,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说:“我想和你在一起。”

像是找回千年前那飘在风里的声音和独自燃烧又独自熄灭的感情,轰对着爆豪的方向,说:“我想和你在一起。”感觉是错觉,轰好像听见爆豪笑了。

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没有营养的话题。“爆豪你有做过什么印象深刻的梦啊?”轰突然想起昨晚梦里爆豪那如沉郁了星河的眼睛和一往无前的宣言。“阴阳脸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么幼稚地问题都能问的出来,”爆豪不屑地嘲讽道,“还用说吗,这种梦当然有吧。”“比如?”轰生出好奇的心思,却又迟迟得不到爆豪的回应。就在轰打算放弃时,爆豪说:“你站在我面前,然后说...”爆豪停顿了一会,打断了轰询问的话语,接着说:“你说你喜欢我。”

“然后呢?”轰试探性地问,他的话语听来波澜不惊,仿佛爆豪只是跟他开了个不太好笑的玩笑,但其实手心里已经开始冒出细汗。“我说,”爆豪大概是笑了一下,“我知道。”

仿佛是海里的泡沫,浮起到海面时瞬间胀破,所有的感情瞬间明了。轰慢慢地往爆豪的方向靠近,然后他的嘴贴在了爆豪的脸上。也不知道嘴唇溜过了多少地方,最后两个人唇齿相贴。
“阴阳脸,如果说你的生命还剩下一辈子,你想去干什么。”两个人分开时爆豪抵着轰的额头轻声地问。“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这次不是错觉,轰确实听到爆豪笑了。

我心意不改,如涉深水也一往无前,命途厚重也不枉负于你的深情。*

*:语文书里翻到的。

重发,之前不知道为啥违规了好像…

评论(3)

热度(64)